欢迎您参与提问和回答,创建最好的健康问答社区

雪小禅:茶可道

阅读:11

禅茶一味,其实说的是茶可道。

说来我喝茶极晚。我想这缘于家庭影响,父亲只喝茉莉花茶和高沫。母亲常年只喝白水。我少时是猛浪之人,上体育课渴了,便跑到自来水龙头下一顿痛饮,那时好多女生亦如此,倒有脚踏实地的朴素温暖。

有野气的人日子过得逼真亲切,那清洌洌的凉水回甘清甜,自喉咙流到胃里,真是凉。少年不觉得。热气腾腾的血性很快平息了那凉。那个镜头,竟是再也不忘。少年时不自知,亦不怜惜自己,反倒是那不怜惜,让人觉得亲切、自然、不矫情。

上大学亦不喝茶。一杯热水捧在手里,或者可乐、雪碧、啤酒。我一向拿啤酒当饮料喝,并不觉得醉,只觉得撑,一趟趟上卫生间。几乎没人仰马翻的时候,也不上瘾。但后来,茶让我上了瘾。特别是去了泉州之后,我每日早起,每泡了早茶才开始工作。空腹喝清茶,就一个人。大红袍、绿茶、白茶、普洱……但以绿茶居多。早上喝普洱容易醉,茶亦醉人。

心境|Mood

泉州真好,那么安宁的小城,风物与人情都那么让人满足。泉州有一种自足的气场——刺桐花开的老街上,不慌不忙的人们,特色小吃多如牛毛。散淡的阳光下,到处是茶客。丰俭由己。有时是紫檀红木,有时是粗木简杯,没见过比福建人更喜茶的了。泉州人似乎尤甚。早晨起来第一件事便是喝茶,与朋友谈事仍然要喝茶。从早喝到晚,茶养了胃,更养了心,泉州出了梨园戏,骨子里散发出幽情与文化的梨园戏,就着新茶,最好是铁观音喝,美到惊天动地了。

我是从泉州回来才早晨喝茶的,这一场茶事,应情应景,燥乱的心情会随着一杯茶清淡下来。早晨的心情因为有了茶香便有了慵懒,粗布衣服,素面,光脚走在地板上。有时盘腿坐在30块钱淘来的蒲草垫子上。

打开收音机,放一段老唱段,然后一杯杯喝下去。我的茶事从一开始就是老境,因为人至中年才如此迷恋茶,像老房子失火,没有救药——茶是用心来品的,没有心境,再好的茶亦是枉然了。

灿香|Aroma

起初我喝绿茶。龙井、碧螺春、台湾高山茶。龙井是名仕,明前茶用透明高杯沏了,婉如一场翠绿的舞蹈,那养眼的瞬间,却又伴着无以言表的灿香。那是只有龙井才有的大气的香。又清冽又妩媚。像那个养育它的城——那放纵又收敛的书生之城。它裹了江南的烟雨妩媚,却又掺了风萧萧易水寒,杭州城的大方不是其他城市所能比——能不忆杭州?而我忆它最好的方式是泡一杯今年的新茶,看着小叶子一片片立起来,清清澈澈间,全是迷人的清气。龙井,是“仕气”味道极远的绿茶。

碧螺春的传说有关爱情。情爱到底是薄而浅的东西——有时,它竟不如一杯碧螺春来得真实,它另一个名字怪可爱——“吓煞人香”。也真吓煞人,香得不真了,但自有它别具一格的清润脱俗,它与江南贴心贴肺。

高中同学老胡自保定来看我,带了酱菜,我最喜那瓶雪里蕻,名“春不老”。有一天早晨,“春不老”就着炸馒头片,然后沏了一壶碧螺春。吓煞人的香和“春不老”,凑成一对,倒也成趣,滋味是南辕北辙的。我欢喜得紧。

西泠八家之一丁敬有闲章两枚:自在禅,长相思。我亦求人刻了两枚。自在禅要配好茶,而长相思可以放在心里闲情寄美。

我心中的好茶可真多:太平猴魁。哦!这名字,惊天动地的好!像怀素的书法,他披了最狂的袈裟,却有着最宝相庄严的样子。他用自己的样子颠倒众生。我第一次看到太平猴口时简直惊住了!或许,那是茶本身最朴素的样子,它真像一个高妙的男子,怀素或米芾,人至中年,却又保存着少年天真。那身材的魁伟,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那滂沱之相,那清猛之气,一口咽下去,人生不过如此,了得了。

六安瓜片亦好,但立秋之后,我不再喝绿茶,绿茶寒凉,刮肠胃的油。秋天亦凉,不适合雪上加霜,秋天我喝乌龙茶和红茶。

因为杀青不彻底,有了半发酵茶的乌龙茶。我喝得最多的是铁观音和台湾高山茶。但郁达夫说铁观音为茶中柳下惠,我倒爱那非红非绿略带赭色的酒醉之色。实在是与色或情有几丝联系。有一阵迷上台湾高山茶。喝到快迷上了,那种冷冽冽的香像海棠,我总想起褚遂良的字来,便是这种端丽。高山茶喝了半年换了大红袍。

天姿|reigningbeauty

我顶喜欢“大红袍”这三个字,官架十足。摆明了的骄傲和霸气。男人的很。大红袍是岩茶,乌龙茶的一种。因了闽地的高山雾重阳光寡淡,那岩骨花香生于绝壁之上,以其特有的天姿让人倾倒。翠色袭人,一片沉溺。我喜欢大红袍,那卷卷曲曲一条索肥美壮观清香悠长之外,却又如一张古画,气息分外撩人。但却不动声色。好男人应该不动声不动色,应该是最起伏得道的行书,一下笔便是标杆与楷模,让身后人万劫不复。

顶级大红袍色汤极美。从橙红到明黄。这是醇厚之美,一口下去,荡气回肠,肝肠寸断,简直要哭了。那种醉心的归属感,配得上冬天的一场场雪,没有彻骨清凉,只有温暖如初。

乌龙茶中的水仙和凤凰单丛亦动人,不事张扬的个性,茶盏中的润物细无声。两个名字像姐妹花,总让我想起唱越剧的茅为涛,本是女子,却英气逼人。水仙茶的气质总有逼仄英气,个性里有醇厚和仁心,亦有清香绵延。这茶,可以喝到半醉而书,写下山高水长物象万千,“非有老笔,清壮何穷。”这是李白的诗句,可以配给乌龙茶。

绿茶是妙曼女子,乌龙茶是中年男子,红茶是少妇,普洱是六十岁以后的老男人,白茶是终生不婚的男人或女人。最符合我的,自然是红茶。

小言从斯里兰卡为我带来红茶,我掺了祁红,又放了滇红,然后加上牛奶与核桃仁煮。在冬天的下午,奶香一直飘荡着,都不忍心去干什么事情了。

穿了个白长袍发呆,自己宠爱着自己。

红茶细腻瓷实敦厚,正山小种也好。喝惯了茶,胃被养坏了,沾不得凉了。

加奶的茶还有湖南的茯茶,一大块粗砌的茶砖,用刀剁下来,放了盐与花椒,再加上牛奶煮啊煮。M煮的好喝,她公公煮的更香,我每次都要喝几大碗,那种两块钱一个的大粗碗。坐在她乱七八糟的家里,喝着刚煮好的茯茶,觉得还原了茶原本的气质——茶本就这么随意,本来是这一片片树叶子吗,本就这么衣食父母。何必那么道貌岸然的杯杯盏盏?然后又日日谈什么禅茶一味?真正的禅茶一味,全在这杯粗瓷碗湖南的茯茶中,不装,不做作,直抵茶的本质。

M一家离开霸州后,我再也没喝过那么好喝的茯茶了。

浓情|Passion

如果白茶清淡似水,普洱则浓情厚意了。白茶太淡,无痕真香,总在有意无意间弹破人世间的佛意。但我仍喜普洱。普洱是过尽千帆走遍万水仍然宅心仁厚,仍然表里俱清澈。所有戏,大角必然压大轴。毫无疑问,普洱在我的茶事中必须压大轴。

普洱是颜真卿的字,一直用力地用命来书写,那是神符,那是标度,那是尊重与敬畏,那也是人书俱老。好东西必须直抵性命。

我第一次喝普洱并不觉美妙。只觉被发霉味道袭击,加之凛冽视觉的冲击,那浓汤让人觉得似药。忍着咽下去,那醇厚老实的香气缓慢地升上来——一个好男人的好并不是张扬的。我几乎一瞬间爱上这叫普洱的茶。

第一次沏普洱失败。茶汤分离慢了,汤不隽永了,有了浊气,损了真味。以后沸水鲜汤,把那一饼饼普洱泡得活色生香了。

朋友R只喝普洱。他泡普洱是铅华洗尽的淳朴与端然。好普洱让人上瘾。让人上瘾的都难戒,它们慢慢让你熨帖,在冽而酽的茶汤里,做了自己的终南山隐士。

R说,普洱茶可以把人喝厚了。绿茶可以把人喝透亮了,红茶可以把人喝暖了,白茶可以喝清了,乌龙茶把人喝智了。

人生应该越来越厚吧,那一点点苦尽甘来,那步步惊心的韵味,那情到深处的孤独,都需要一杯普洱在手。

春风秋月多少事,一杯清茶赋予它。有事无事吃茶去,繁花不惊,长日清淡,赏心两三,唯有伊人独自。有浅茶一盏,门前玉兰开了,头一低,看到杯中伊人,各自都是生命的日常与欢喜,足矣。(作者:雪小禅)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楼主提问日期:

相关文章

听雨,品茶--普洱茶网-www.puercn.com普洱古树茶的三个话术套路,买茶听到这些话要慎重人间芳菲处,到底一杯中 ——记滕州市茶文化协会祁门红茶之旅新益号 早春普洱生茶 颂春系列 巴达章朗 200g普洱生饼 茶叶苏州碧螺春什么牌子好?6个来自原产地的品牌不错--普洱茶网-www.puercn.com元江糯茶(猪街茶)普洱茶介绍乾体——合浦历史文化之乡 钟定世 李瑞声 -广州合浦学会黄山毛峰价格多少钱一公斤--普洱茶网-www.puercn.com2019年下关新品关沱1902品鉴,物华天宝,佳味难得--普洱茶网-www.puercn.com冻顶乌龙茶,高山茶,台湾茶是ㄧ回事吗?云南在新疆建茶文化基地--普洱茶网-www.puercn.com“江湖论茶”首届全民普洱品鉴大赛总决赛圆满落幕2017茶文化大赛-滴滴茶文化网炒青绿茶的制作工艺流程--普洱茶网-www.puercn.com凤冈茶产业系列报道之:因茶富裕的美丽乡村——田坝--普洱茶网-www.puercn.com泰安成立茶文化协会传承红色圣火,弘扬红色文化普洱茶收藏(三)识茶先识人竹林七贤代言勐库普洱茶普洱茶虾制作方法

热门文章

老同志2018老曼峨有机普洱生茶怎么样?2018茶界十大骗局,一个比一个震惊!贵州遵义红红茶有什么特点,口感滋味如何?晋商老字号茶庄大全:这十个老字号茶庄终于集齐了茶水分离的四种常见方式帕沙普洱茶怎么样?2018中粮集团中茶普洱茶最新价格报价表(20180822)离职员工谈谈大益与大益茶:专营店何去何从?杨中跃专栏|云南罐罐茶的做法及喝好处与危害2018冰中岛普洱生茶怎么样?芳村又现罢市 只因茶叶市场突然涨租世界上第一部茶叶专著,是什么书?谁写的?如何区别新柑普和陈皮普洱茶树的阴面与阳面:普洱茶山三要素“少、贵、久”中国四大普洱茶茶厂发展历程:中茶/大益/下关/普洱茶集团“非遗”传承人,除了贵,还有什么?2017中粮集团中茶普洱茶最新价格报价表(20180821)江苏宜兴红茶好喝吗?宜兴红茶(阳羡红茶)有何特点?滑竹梁子普洱茶特点那些说乌泥就是黑泥的,敢说自己真的懂紫砂?